Thursday, October 25, 2007

升上太空仅是南柯一梦,今年开斋“快乐不起来”

More articles related to my previous post: 这就是政治智慧的高低

升上太空仅是南柯一梦
今年开斋“快乐不起来”

■日期/Oct 16, 2007 ■时间/06:32:39 pm
■新闻/家国风云 ■作者/本刊林宏祥

【本刊林宏祥撰述】本地政治观察者或会揣测,上周末的开斋节将是第12届全国大选前最后一个开斋节;这也许解释了何以“太空梦”连日以来,大篇幅地占据主流媒体,在佳节期间成了最热门的话题。不过,对一些马来人同胞和回教徒而言,今年的开斋节却是一个让人“快乐不起来”的佳节。

36岁的法沙慕斯达化(Faisal Mustaffa,右图)形容:“我不会说这是一个悲伤的佳节,但我会说这是一个让人‘快乐不起来’的佳节。

法沙慕斯达化是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(BERSIH,净选盟)秘书处成员,对于主流媒体致力打造的“升空梦”,他直言:“这不是什么成就。我们的太空人不是第一个升空的亚洲人,也不是第一个升空的回教徒。然后,我们就拼命想出一个‘第一’的纪录--‘第一次在太空庆祝开斋节’。”

他继续说:“这是很荒谬的,也是马来西亚人盲目追求‘第一’的思维,于是我们会有最大ketupat、最长竹筒饭(lemang)……”

评论人鲁斯旦沙尼(Rustam Sani)也附和:“这并非什么成就,只要有两千万美元,我也可以环游太空。在于我,如果我们获得诺贝尔奖,或有新的发明,意义更深重。”

无论如何,鲁斯旦沙尼认同,对教育水准较低的乡下村民,“升天梦”或振奋人心,在短期内或会处在“感觉良好”(feel-good)的气氛中;但一个月后,当亲身感受现实生活并没有随着“马来西亚太空人升天”而有所改善时,这种“美好感觉”将逐渐淡去。

城市游子不敢回家乡

在城市度过第36个开斋节的法沙慕斯达化透露,一些年龄介于20至30岁的朋友不敢回乡过节,理由很简单:“没有钱。”

他解释道:“这不只是交通费用的问题,你总不成在佳节回乡却不给父母家用;当你没钱,你自然不好意思回家。父母也明白,不过能怎样?”

相对于去年,他发现服装、年货今年并没有大幅度减价,最直接的原因是“经济正在衰退之中”。他分析道:“(经济)不是没有好转,而是在衰退之中。商人可以接受薄利多销,但是问题出在供应与需求的不协调,‘薄利’却‘不销’的结果是无利可图,因此商家拒绝减价。”

在于法沙慕斯达化,这个开斋节并不特别。他说,这不是他的个人感觉而已,周围的许多朋友都有同感。

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

前人民党副主席鲁斯旦沙尼接受《独立新闻在线》访问时也坦承,这个开斋节并没有什么特别“开心”的事情,也感受不到所谓的“美好”气氛。当记者以“升空”事件试探他时,他直言这不过是“南柯一梦”,是虚假的“美好感觉”。

无论如何,当记者要他分享自己在佳节期间的“省思”时,他则说,目前许多浮上表面的问题,其实乃非“一日之寒”,只是过去我们并没有妥善处理。

鲁斯旦(左图)举例,努琳(Nurin Jazlin Jazimin)遭虐待致死事件、刁曼岛渡轮失火悲剧、司法丑闻短片等,皆非新鲜之事,只是一直以来没有受到重视与解决。

他说:“总不成这么大一艘非法渡轮在海上移动,你(执法人员)毫无察觉。这当中必有问题,可能是执法不力,当然也不排除可能有贪污舞弊行为。在努琳事件上,我们有必要深思对孩子关心与照顾、警方无法控制治安的问题等。”

他说:“遗憾的是,我们搁置这个问题,直到今天我们必须面对一个更严重的局面。过去我们都在批判,司法丑闻短片并不是现在才出现的问题;1988年(第四任首相)马哈迪政权开除沙烈阿巴斯(Salleh Abbas,最高法院院长)时,问题就已经开始了。”

这名学者说:“我们的政府却任由问题腐化下去,现在则头痛医头、脚痛医脚,只在事情发生后才回应,并没有根治问题。”

来自甘文丁的呐喊

尽管主流媒体大量复制“升空梦”、制造“温馨”,如首相阿都拉巴达威在开斋节时高呼“珍惜家人”,此话传到《1960年内安法令》扣留者家属前,就显得格外刺耳。回教党党报《哈拉卡》(Harakah)总编辑阿末陆菲狄(Ahmad Lutfi)就撰文《甘文丁扣留营佳节早晨疯狂规则》(Peraturan gila Kem Tahanan Kamunting di pagi raya),在佳节气氛中提醒读者,在甘文丁扣留营度过六年,或2100个日子的扣留者。

他叙述2100个日子中,没有证据证明扣留者犯罪,然而扣留者却无法在佳节早晨与妻子、孩子拥抱,或有肢体接触,并形容这是扣留营内“疯狂”、“不可思议”的规则。

只是,在另一厢,雪兰莪州巴生港口区(Pelabuhan Klang)州议员查卡利亚(Zakaria Md Deros)在开斋前开放自己以马币千万元打造的“豪宅”门户,让500名孤儿享用开斋晚餐、祈祷与留宿一夜。他大方地让记者在自己16个房间、21间浴室、一个游泳池以及一个鱼池的豪宅中拍照,只是没有解释何以一名州议员,有经济能力盖一座媲美皇宫的豪宅?

从甘文丁封闭的窗口到查卡利亚开放的门户,从升空的太空人到下沉的渡轮。今年的开斋节,折射的是“权势者”与“无权势者”、“富裕”与“贫穷”阶级之间的距离,而9月26日二千律师与公众在风雨中完成的“公正行”,只是这么一小截。

No comments: